农工党宿州市委专职副主委、宿州市政协常委祝美反映,一直以来,很多地方的医疗事故鉴定,均由各地医学会组织进行。尽管医学会不会事先告知医患双方参与鉴定专家的真实姓名与单位,但是由于医学会与医疗机构同属卫生行政部门管理,参与鉴定的专家“与当事医院、当事医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鉴定过程中“很难避免同行、师生、熟人、上下级等人情因素”发挥作用。所以由医学会组织进行的医疗事故鉴定模式,很难保证医疗事故鉴定结果的客观公正,无法保障患者的合法权益。

??? 与此同时,由于由医学会组织医疗事故鉴定形同“父亲鉴定儿子”,并因此造成医疗事故鉴定的公信力缺失,在走司法诉讼途径耗时费力的情形下,一些与医院发生医疗纠纷的患者及其亲属,便通过到医院吵闹甚至雇用职业医闹的方式来求取问题的解决,从而导致医疗机构正常秩序遭受破坏。所以说,不仅部分患者,而且医疗机构与医务人员实际上也是缺乏公正性医疗事故鉴定模式的受害者。

??? “医疗纠纷双轨制”是指“医疗鉴定双轨制”和“法律依据双轨制”,这被学界认作是医疗纠纷司法途径难行的症结所在。在2009年《侵权责任法》公布前,医疗纠纷的法律依据存在《民法通则》及其司法解释,以及2002年国务院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两者赔偿标准和认定有很大差异。依照民法,处理医疗事故先由司法鉴定所进行司法鉴定,而根据条例,则由医学会做医疗事故鉴定。《侵权责任法》一度被认为可以破除双轨制,然而,条例和法律至今仍共存。而在具体的医疗纠纷民事诉讼案件中,原告被告双方均对鉴定意见不满意的案件普遍存在,一份判决书多次出现医学会做医疗事故鉴定和司法鉴定情况。

??? 双轨制未破,医疗纠纷从立案到判决需要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医闹自然成为解决纠纷的“最佳方案”。甚至有些医生都会建议走投无路的患者,通过医闹争取维权,因为“这样没准有用”。正因为如此,由独立的第三方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已经成为近年来日趋强烈的呼声。

?? 为此建议:

一、医疗事故鉴定异地进行,特别是跨省鉴定。由事故当事方共同委托,不能达成一致的,由调解方随机抽取异地的鉴定机构。当然这种方案相比由事发地医学会组织医疗事故鉴定前进了一步,但是该种方案也明显存在事故鉴定成本过高、可操作性较差的缺陷。不过这也是在未建立新的医患纠纷模式之前,该方法是行之有效的。

二、建立医患纠纷第三方调处机制。在我国一些发达地方探索试行的医患纠纷第三方调处机制,这种医患纠纷第三方调处机制的具体模式是建立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调解委员会除了有医疗专业人员参与之外,还有公安、司法等部门专家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等人士加入,这样一种人员组成结构使对于参与事故鉴定与纠纷处置人员的监督性得到强化。更主要的是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接受司法行政部门的指导,这样就改变了由医疗卫生机构牵头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的格局,可以起到从制度上保障医疗事故鉴定与医患纠纷处置独立性与公正性的功效。既更能确保医患纠纷处置的公正性,又更具现实可操作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