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打招呼边把我带到里屋,问了我一天来的情况。 这时天已经大亮了,我们正在交谈时,忽然有老百姓很急切地叫喊:“敌 人来了!敌人来了!”傅书记和谢大娘沉着地吩咐我们:“赶快进夹壁墙!” 原来这是专门为了掩护自己人,用秫秸做的夹壁墙,墙上没有门、没有窗户, 只有个方洞口,外面挂着胡萝卜叶。我们从墙洞口依次钻进去,有傅书记和通 讯员小乌、谢大娘的女儿谢芝以及我和孙贞。傅书记安慰大家说:“不要怕, 我有枪,敌人进来我会打的。” 大家前脚钻进去,敌人后脚就进到屋里了,到处翻东西,找八路军、共产 党。谢大娘说:“两间破草房有什么东西啊!”这时敌人对秫秸墙产生了怀 疑,就用枪上的刺刀使劲往里面捅!我们在里面感到秫秸墙被捅得乱晃,好像 马上就要倒了,非常紧张。如果万一墙被捅倒,肯定要被敌人抓去,我们感到 跟敌人拼命的时候到了!

??? 在情况十分危急的时刻,村长赶来对敌人说:“赶快到村公所去!南山上八 路军打枪了!——村里已经准备好饭菜,有鸡、有酒。”把敌人连吓带哄劝走 了。原来,谢大娘早已叫小儿子跑去找村长求援,村长表面上虽然是敌占区的 村长,实际上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员,暗中为八路军、共产党工作。我们在根据 地老百姓的保护下脱离了险境,是老百姓保护了我们。这说明党群关系、军民 关系是鱼水不可分离的关系! (方景淑 撰文 陈中南 供稿)

?

?

?

方景淑,山东省郯城县马头镇人,出身于教育 世家。1938年4月参加革命工作,1939年6月加入中 国共产党。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水利二师政治部组 织科副科长,中央水电部设计院人事科副科长,浙 江省妇联城市工作部部长,省煤炭工业厅人事处处 长,省级机关党委组织部部长,浙江医科大学附属 妇女保健院党总支书记、浙江医科大学(今浙江大 学医学院)图书馆馆长等职。2016年5月10日在杭 州辞世,享年96岁。

上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