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春天,日寇大举进犯沂蒙山区。临郯失陷后,日寇的扫荡更加频 繁,但反抗日寇的斗争也更加如火如荼。安头村保卫战就是其中一例。 据老人们讲,当时沂河两岸村中圩墙筑得最好的当属安头村和唐庄村,有 “金安头、银唐庄”之说,日伪军屡次进犯都没能打进村子。敌人怀恨在心, 决心不惜代价也要拿下唐庄和安头村。 1940年夏天,接连下了几场大雨,安头村圩墙外的河水已满,除了5个村门 之外没有能进村子的地方。 农历五月二十八日,日本鬼子前来攻打安头村。当时天气阴沉,偶有零星 小雨飘落。驻扎在李庄的100多个鬼子,在唐庄一王姓汉奸的带领下,越过沂 河,向南一路烧杀抢掠。上午10点多钟,鬼子们来到了安头村的东北角。

??? 村民 闻讯立即将村庄圩门关闭,许多青壮年纷纷拿出看家护院的大刀长矛。 地方抗日组织安排一位郭指导员带领大家迎击敌人。村里的青壮年带着土枪 (大雁枪)、洋炮(五子炮)以及“德国造”、“汉阳造”等,登上圩墙炮楼等 制高点。妇女、儿童和老人躲在家里,大街上空无一人。

??? 炮声、枪声、呐喊声交 织在一起,此起彼伏,响声不断。面对穷凶极恶的鬼子、伪军,村民们英勇参 战,誓死保卫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家园。 敌人首先在村东沂河西岸安上大炮对安头村进行轰炸。由于离村庄较远,炮弹都落在圩墙外面的河道里。

??? 敌人没办法,只好将大炮重新移至安头村外的悬堂寺里,距离安头村只有200多米。大家发现这是组织反击的好时机,于是利用自制的武器“生铁牛”对敌人猛攻。敌人被打得嗷嗷直叫。这时,敌人发射过来一枚炮弹,落在了乔启明老家房顶。由于是草房,有弹性,炸弹撞击点火失败,没有爆炸。敌人气急败坏,紧接着又发射了第二枚炮弹。炮弹落在了安头村东门门楼,门楼直接被炸塌,正在操作“生铁牛”的庄长乔朋亮和民兵乔廷某被当场砸死。由于敌众我寡,兵力悬殊太大,村民又缺少战斗经验,经过半天的激战,到了下午,日伪军攻破东门。村民们一齐拥向西门准备出村躲藏。

??? 谁料大门才开了北边一扇,人就被堵在门口,另一扇没法打开。鬼子的一发炮弹落进了人群中,幸运的是成了哑炮。部分村民乘机得以逃出。鬼子进村后,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村民刘士昌本已撤到柴口村北,当听到村内百姓的惨叫声,又愤怒地扛着土枪返回村庄,可没等他进村就被鬼子打死了。鬼子掠走大批物资。鬼子撤走后,村里一片狼藉,惨不忍睹。在这次抗击鬼子、伪军的保卫战中,除了刘士昌、乔朋亮、王宗民等人阵亡,还有20余人受伤。

????大家为保卫安头,保卫家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事后,安头人郭文修写了一首打油诗来记述此事:大安失守最非常,炮声隆隆血成汪。可怜此地无人救,不知何处是他乡。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安头保卫战的大致情形。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安头保卫战虽已过去多年,大家仍刻骨铭心,至今难忘。(杨树民 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