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35年农历六月初二,临沂城西南中石埠村(今属罗西街道)农妇朱刘氏 回娘家上坟后回家。走到离家一里多路的地方,性格刚强、从不知害怕的朱刘 氏却打起怵来。 此处名叫北洼子,两边种的全是高粱。时已过午,是一天最热的时候,风 丝儿没有,人影儿不见。她不敢多想,不由加快了步子。

??? 正行走间,冷不丁从高粱地里闪出两个陌生男子。年龄大的那个温和地 说:“大姐,不用害怕,我们都是好人,只是家里遭了难,想问你家借点钱 用,以后再还,你看……”朱刘氏马上意识到遇上“马子”(土匪)了,便 说:“兄弟,俺家里也精穷,您再找旁人借吧!您要是不信……”朱刘氏往 南一指:“那就是俺庄,不信就上俺家看看,真没钱。”两个匪徒还真是头 一遭儿遇到这样一个处变不惊、能说会道的女人,便说道:“明人不用细 讲。那好,跟我们走吧!”朱刘氏无可奈何,只好跟着走,先往南,又折而 向东,再一直向南。 匪徒路径很熟,专拣田间小路催促着快走。

??? 朱刘氏借口脚疼故意拖延时 间,幻想奇迹出现,以便逃出魔掌。一路上,二匪徒不时耳语,说话间似乎总 离不开“买卖”“客”“钱”什么的。 就这样,他们一直往南走。

??? 六月天气,三人都汗如雨下。那时的妇女穿粗布衣服,长裤扎腿,又是小 脚,怕、累、热、羞,难于言说,尤其是干渴,无法忍耐。朱刘氏多次要求到 井边找口凉水喝,想趁匪徒不备,投井自尽。但匪徒防备甚严,给她水喝却不 让她靠近水井。据说这是匪徒内部人人尽知、秘而不宣的规矩,因为“客” (“马子”称人质为“客”,外出绑架人质叫“请客”)就是钱,一旦出了意 外,不但买卖赔本,还会被人耻笑,甚至引出别的干系。

??? ?一行三人,一直往南缓缓而行。一路之上,朱刘氏不断打问所过村庄的名 字,马子总是说“别多嘴”。朱刘氏在家经常听说“某山某山,马子万千”之 类,还听说过“某山某山”离中石埠有三四十里路。她还知道,黄土埝离家有 十三四里路,所以过了黄土埝,往南越走越害怕,于是越走越慢。

??? 走一阵子, 歇一会儿;歇一会儿,再走一阵子……就这样,他们走出了30多里路。 到了路边一片树荫下,望见一里多处有一村落,朱刘氏便对二匪徒说: “兄弟,咱也走了大半天了,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说罢,一下子瘫软在树荫 下,闭着眼,嘴里不住地哼哟。稍大点的马子觉得一个从不出门儿的小脚女人 乍走这么远的路也真够受的,便对同伙说:“客也真累了,你在树荫凉儿里好 好伺候客,我到前边庄上借辆小车儿,咱推着客走。”说完

[1]?[2]?[3]??下一页